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一天走不到1公里 转运4名遇难地质人员遗体有多难?

发布时间: 2021-11-25 作者:宁夏实验室家具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11月22日上午8点32分,云南哀牢山4名失踪地质学家全部找到,全部遇难。

11月23日,消息来自云南省普洱市哀牢山“11·15”联合指挥部。当晚9时50分,在哀牢山遇难的中国地质调查局4名野外工作人员的尸体被转移出山,移交给他们居住的单位。

23日中午,有一支由当地村民组成的补给队上山为参与遗体转移的救援人员送餐。据参与此次补货的村民介绍,23日,4名遇难者遗体被运下山当天中午,救援人员在山上晕倒。晚上,山上又开始下冰雹了。救援人员几天几夜没合眼。完成遗体转移任务后,许多救援人员蹲在地上原地休息。

“无法移动”

遗体的运输速度很慢,一天可能不到一公里。

11月23日上午10点,在指挥部所在地镇远县镇木场村,王先生等村民接到村里通知,要求他们在规定时间内赶到指挥部附近集合,给在山上运送遇难者遗体的救援人员送餐。

王先生说,自救援开始以来,附近村庄的村民经常接到向山区运送物资的任务。在直升机空投物资之前,基本上是隔天送一次。

这一次,他们组大概有七八个人接到了这个任务。加上其他村的人,整个送餐队大概有五六十人。带着自己的食物和一些简单的东西,王先生去了总部。中午12点后,他们带着300多份饭菜赶到山上。

.近,当地天气不好。据王先生回忆,由于降雨等影响,上山的路很不好走。在一些地方,泥浆会一直淹没到膝盖以下。

下午4点左右,带着饭菜的村民来到指定地点迎接救援人员。王先生说,会面地点距离发现四名受害者尸体的地方不到一公里。上山的情况很复杂,救援人员走得很辛苦。同时,据一线救援人员介绍,由于地形复杂、山高坡陡、雾大、能见度低,遗体转运速度非常慢,24小时内可能需要不到1公里。

“救援人员非常累。”王先生说,救援人员背着一个差不多20公斤重的大袋子。此外,队里很多人已经几天几夜没睡觉了。送餐队上山前,其中一名救援队员晕倒在山上。

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和一道热菜,给长期处于恶劣环境和寒冷天气中体力消耗极大的救援人员一点喘息的机会。王先生回忆说,他们把随身携带的热水分发给救援人员。救援人员把热水倒进盖子里,然后传递下去。大家只喝了一点。“喝了热水后,他们很开心,也很舒服。”

“穿过荆棘”

救援人员砍倒树枝转移担架。下山的路上,山里下起了冰雹。

简单的吃完饭,整个队伍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山下走。

王先生说,他们跟着运送遗体的队伍,因为上山时,指挥部问他们:“你们一定要跟紧。队里有的人要上厕所,有的人以赶时间为由不能先走。”王先生了解到,指挥部希望村民上山后遵守纪律,确保安全。

为此,下山时,一些村民想离开队伍,自己偷工减料,被其他村民劝回来。“他想直接下山,所以我们说,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没有任何责任感或责任感。”

下山的路程特别长,运送遗体的队伍花了将近5个小时才到达有车的地方。

王先生说,有一个专门用来转移遗体的转移袋。每具尸体都是由差不多二十七八个人组成的小组运送的。抬尸体的担架是用切碎的树枝做的,需要四个人抬。山上的路又难又难走,人已经相当累了,基本进行50米的距离就要换人。

“后来大家都累了,后面的人开始上来帮忙。”王先生回忆说,当时他们也想帮忙,但被救援人员拒绝了。“他们说我们没有经验。”

据王先生介绍,在转移遗体的过程中,当时路况稍好,救援人员将担架扛在肩上。遇到陡坡等不良路况时,救援人员会用绳索将转移袋的两端绑住,一人拉动前端绳索掌握方向,后端绳索由七八人拉动。在保护身体的前提下,把绳子放在后面,把握好前面的方向,一点一点“滑”下去。

王先生说,当天晚上八九点,山上开始下冰雹,规模不小,伤到人的头。一路上,走路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很冷。我一停下来休息,寒冷就会袭来。“这个时候,队里会有人喊,走吧,太冷了。”

王先生回忆,尸体被运出山的那天,山上有很多救援人员,加上进去的村民,他估计可能有400多人。“前面看不到头,后面看不到尾,人很多。”晚上,大家打开手电筒,山上有一盏明亮的灯。

村民的愿望

感觉队员们冲山冲地不当,为四人的死而伤心难过。

不间断地继续前进,这对救援人员来说太多了。王先生说,到了后期,大家都筋疲力尽,救援队队长不停地逗队员开心。我会随时向他们喊口号,一路问“你有信心吗”,让他们振作起来。下山时,一些救援人员坐在地上,走不动时用手划下山。王先生一行一直在和救援人员交谈,道路并不平坦。一些救援人员边走边往山下溜,村民们及时去把他们拉上来。“每个人都团结在一起,共同努力,救援人员有信心,他们必须在那天晚上下山。”

随着哀牢山天气开始转差,尽管日夜搜救的救援人员疲惫不堪、极度疲惫,但为了保障救援人员的人身安全,指挥部对一线人员的要求是:尽量走远,永不停歇。

当晚9点50分,受害者的尸体被移交给他们的单位。当晚10点,王先生一行到达山脚。

他说,下山后,很多救援人员直接坐在地上休息,不管有没有泥浆,也不管泥浆有多厚。

王先生说,救援进展一直牵动着附近村民的心,不少人每半小时刷新一次救援消息。知道四个人都被杀了,每个人都感到悲伤和难过。他们觉得可惜山区环境复杂,有些地方连指南针等设备都用不上,就贸然进入不当;事实上,莱山有一个干燥避雨的地方。“可能他们没有经验,不懂这些。”

(——文章来源于中国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宁夏实验室家具的小编删除)